氢脆

落花无意,流水有情。

它的遗愿 【天路来客】

北望司:

它的遗愿


【天路来客】


 


1


哑女小翡可以听见动物将死之时的声音。


之前也遇到几次,濒死的老猫老狗拜托她完成遗愿。完成了也没有好处,不完成却会良心不安。她也不知道,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没卵用的能力。


 


小翡在自家的兽医院工作,夜里下班经过小路,遇到两个小流氓。她就是在那天遇到铁哥的。


铁哥,一只快要看不出是藏獒的藏獒。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一头巨大的藏獒冲出来,吓得小流氓扭头就跑。


赶跑了流氓,它特别骄傲地走到小翡身边昂着头:姑娘别怕,铁哥罩你。


 


2


铁哥觉得自己时日无多了,所以寻着声音,来找这个能听懂它遗愿的兽医。


小翡木着脸,往这只藏獒身上倒宠物香波,一只藏獒耗掉了半瓶香波,铁哥还在那甩着脖子:再来点,帮我挠挠,哎挠的地方不对,再上去点……


小翡:要不要顺便替您做个公犬绝育啊这位客人?有话快说有屁快放。


铁哥打了个哈欠,满嘴的蛀牙,藏獒的饮食里面肉类多,气味十分可怕:哦哦对,我是来找你的,有事儿。我大概快不行了,想托你帮我找个人。


小翡:找人要钱的啊,替你洗澡喂饭已经仁至义尽了,你们这群猫猫狗狗,别仗着自己有毛就能为所欲为。


铁哥嘿嘿笑:姑娘,知道我是从哪来的吗?听过《天路》吗?


小翡:你别告诉我你丫是什么活佛转世,结果是个路痴,一路从西藏投胎投到了苏州市。


铁哥不响了,估计本来就打算这样忽悠她。


 


在小翡这好吃好喝混了几天,藏獒重振雄风,非常壮观。这种生长在青藏高原的犬类拥有强悍的战斗力、较低的智力和易怒好斗的性格,在中国除西藏之外所有地区都属于禁养。


铁哥从小就被一个富商从西藏带回了城里。


那是在西藏刚开放旅游的年代,男男女女不分年龄去那转经朝拜,寻求灵魂的通彻,顺便在路边约个炮。铁哥的主人姓铁,是个做汽缸的民营老板,人称铁老大。


铁老大是东北人,在那要把生意做大,黑白两道都要吃得开。但铁嫂是个标准的苏州姑娘,人小小的,笑起来甜甜的,声音软软的。那时全世界的人都反对她嫁给这个看上去老大粗的北方男人,一个读师范的江南少女,怎么胆那么大?她父母都劝她:北方男人喝酒,打老婆,大男子主义,不做家务,粗鲁……


铁嫂大四那年,跟学校去东北那边的学校做教学交流,路上被人持刀抢劫,当时还不是铁老板的铁老板骑车经过,一言不发,丢下自行车就将那个劫匪摁倒在地一顿胖揍,胳膊上被扎了一刀都不喊痛。


英雄救美,一见钟情。


管他天翻还是地覆,天南还是地北,人世间自有侠骨与柔肠。


 


3


铁老板对铁嫂很好很好。他求婚那天仍是两袖清风,和未来的岳丈说,我对她好,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,我用命对她好,我以后若什么都有,我也仍用命对她好。


铁老板不打老婆,甚至答应铁嫂,以后把家搬回苏州,买两套大大大的别墅,肩并肩,让她每天都能见到父母。


在他公司顺风顺水的第三年,他就实现了这个诺言。东北的男人其他本事都可以没有,唯独不能食言。


后来他们在苏州有了个可爱的女儿,叫铁小姐。女儿随娘,标致的江南美人,小脸蜂腰,说话便脸红。


铁小姐,是铁哥的菩萨。


 


每天,铁老板只在饭后喝一杯酒,戒了烟。他揉着铁哥的头:铁哥呀铁哥,我菩萨一样的闺女以后就托付给你了,你可要好好护着她,当她的护法金刚,不能叫那群混小子近她身!


铁哥嗷嗷叫。它听得懂。


 


 


铁老板去西藏旅游,听说藏獒威风,就想去当地人家里收一只小藏獒。


小藏獒是关在笼子里带回来了,可完全没法养。藏獒凶得很,见人伸手就咬,见人过去就吼。


铁老板都在打算把这只藏獒送人了,平时就关笼子,扔院子里。


那天是雷暴雨。铁哥又饿又冷,蜷缩在铁笼子里,牙冠咬得紧紧的。就看一个娇小的身影穿着条雪白的裙子,在雨里轻盈地向它走来。


那么大的雨,怎么能把你关外面呢?铁小姐叹了口气,淋着暴雨,蹲在它笼前:和我进屋,但是,不许咬人,不许乱叫,好不好?要和我爸爸一样,当个天底下最好的男人。


浑身湿透的小姑娘过了一会儿带着落汤鸡似的藏獒进屋了,神奇的是,铁哥果然不发疯了,乖乖地跟在她身边。


 


那年铁小姐八岁,喜欢穿白色的长裙,在客厅里给大家表演节目。她的梦想是当个歌手,脸蛋随她母亲像个江南美人,又随她父亲,天生带着些东北人的那种歌舞细胞。


她经常会靠在铁哥身上,唱一首叫《天路》的歌给它听:你记得吗?你就是走这条路来到我家的呀。等以后我长大了,我们再一同走回去好不好?


铁哥点点头,她唱歌时候就跟着一起唱,逗得家里人笑个不停。大家都笑:哎呦,人家都说藏獒野蛮,这只狗给你们养的一点藏獒样子都没有。


铁老板摆手:人家都说东北男人野蛮,怎么样,我也给我老婆养的一点东北味都没有了?


 


铁老板喝酒的时候就喜欢让铁哥坐在边上,喝到微醺,就开始说那套好男人理论:好男人,不打老婆,不能把自己弄得臭烘烘的,要把老婆孩子都照顾好,这才叫好男人,天塌下来都要扛得住,不能叫你老婆孩子受苦……我最见不得的,说自己是大男子主义,平时有苦让老婆受,不如意了就打老婆孩子,那种算什么男人。


对,那种算什么男人!铁哥跟着点头,蹭一口酒喝。铁小姐这时候就要冲过来了:爸爸你不许给铁哥喝酒!网上说了,狗不能喝酒的!


铁小姐不让喝,它就不喝。


铁小姐是它的菩萨。漫天仙君,满殿神佛,这个在佛乡长大的生灵,它只认这一尊菩萨。


 


4


后来,铁老板破产了,破产前,铁嫂生了重病。为了给她看病,他欠了高利贷。


这世道起起伏伏,有起有落。铁嫂死了,高利贷的人找上门。拿走了房子和车子,也要带走铁哥。


铁老板最后说的一句话是,铁哥,你去她学校等她放学,护着她。我不是个好爸爸,我对不住她们。


 


铁老板上吊自杀了,在自己的家里。铁哥从那些人手里逃了,去铁小姐的学校等她,但是没赶上——她放了学走出校门,就被高利贷那边的几个男人抓上了车。


铁哥追着车,跑了很久很久,终究还是把人弄丢了。


 


铁哥和小翡说:我不是个好男人,我对不起她。所以能帮我找她吗?我主人说过,东北男人什么本事都可以没有,但不能食言。


小翡:你户口是西藏的谢谢。


铁哥:西藏男人也不可以食言。


小翡:要不我还是帮你做个公犬绝育手术吧,你就不用这么纠结了。


铁哥顿时龇牙咧嘴:我就算一口咬掉我的蛋蛋,也不会让你割掉!


藏獒这种狗到底该算聪明还是笨啊?小翡有点弄不懂了。


 


但是,小翡还是答应铁哥了。


因为铁哥利诱她:你帮我找人,我告诉你我埋宝藏的地方。


据说是从铁家偷出来的宝贝,很值钱。小翡心动了。


 


 


离铁小姐被抓走,已经过了五年了。但是铁哥说,它在市北的一栋大楼附近闻到过她的味道。


小翡站在这栋大楼前,抬头看着楼里商店的标牌,一家KTV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
铁哥:KTV是什么?


小翡:唱歌的地方。


铁哥:那她一定在这!她最喜欢唱歌了!


小翡想进去碰碰运气,但问题是铁哥进不去。她想了个办法——偷了一台服务员用的餐车,那种上下两层的,然后铁哥身上罩着桌布,躲在下层。


藏獒重得吓人,她一路推着,手都快抽筋了。


KTV很老旧,而且是那种不太正派的,弥漫着浓浓的烟味。也没见什么服务员,但是拐角口都是剃着板寸的壮汉,被瞪一眼都腿发软。


每间房间都因为隔音墙,传出闷闷细微的歌声。他们像在一个迷宫里穿行,寻找着一个白裙子的女孩。


 


忽然,一扇门开了,从里面走出一个青年。就像打翻了瓶子,里面的歌声如水般涌出。


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。


庞然大物从餐车里跳出来,整部餐车稀里哗啦倒下去:是她!是她的声音!


铁哥说着,冲进了这间房里。里面的客人都是男的,拥着几个陪唱女,听《天路》正听得尽兴,就见一只大藏獒从天路上冲进来,吓得魂飞魄散。


只有一个拿着话筒、穿着银色超短裙的浓妆女人问:铁哥?


 


5


小翡都不敢回忆他们是怎么从KTV里逃出来的。


铁小姐被铁哥咬着裙角拉出门的时候,里面的男人就追出来了。小翡虽然不和社会上这种人搭界,但也觉察出不对了,拽着她的手腕就往KTV外面跑。后面的追兵跟得很紧,可是铁哥怒吼一声,一口咬住其中一个人的胳膊,当场见了血。


他们逃了出去,拦了部车,小翡随便用手机定位了一个地名给司机,扬长而去。


 


过了很久,他们回了兽医院,铁小姐知道了来龙去脉,她得知当年铁哥已经在马路对面,可却没赶上,眼睁睁看着她被几个男人绑走,这时候她哭了。


小翡看到她的胳膊上,有很多烟头烫的痕迹。


 


因为父亲欠的债,那些人用还债的名义,把她关在人间地狱里。


很多事情,铁小姐没有细说,只是抱着铁哥痛哭。KTV只是那些人的一个据点,这个城市的阴影下,还有许多如影随形的罪恶。


但是,至少逃出来了。


小翡:现在人找到了,可以把你埋宝藏的地方告诉我了吧?


铁哥心疼地用鼻子蹭着铁小姐腿上被打伤的地方,告诉她那个地方。然后,藏獒又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她:可以帮我们离开这里吗?


可以。小翡生无可恋:都到这地步了,我能说不可以吗?


 


 


唯一能摆脱这群黑社会的方法,只有逃去另一个城市。


去哪里呢,铁哥想得很明白:沿着天路,回我家去!


——去西藏。它要带着它的菩萨,回菩萨去的地方。


 


 


小翡借了车,带着铁小姐和藏獒,开好了导航,加满了汽油,开车去西藏。


这是个很疯狂的决定。铁哥的存在本身就很危险,藏獒是禁养的,而且它的体型巨大,不能托运或者坐火车。而且,铁小姐的身份证被那群人扣押了。


他们的车开出了城,铁小姐松了口气,在后座抱着铁哥,靠着这只温柔的护法金刚。旁边就是火车的铁轨,有几段路程,火车呼啸而过,和他们一起旅行。


铁轨是那么漫长,铁小姐轻轻哼唱,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,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……


 


从此山不再高,路不再漫长……


铁哥和她一起轻声唱着,老狗的声音沙哑低沉,像是摩挲过布达拉千古石砖的风沙。


铁小姐笑着说,铁哥呀,我们终于要回家啦。


 


 


然而,他们的车并没有到达西藏。在半途,小翡在铁轨旁停下车,准备去远处的农家借水的时候,有几辆车将她的车堵死了。


铁哥的声音从那传到她心里:别过来!他们来了!别过来!


小翡连忙躲在树后。车上下来的几个人显然是来抓铁小姐的,手上都拿着刀,估计是为了防那只藏獒。


铁哥的吼声如同暴雷,这是她第一次听见藏獒真正的吼叫,像一团雷炸在耳边。它狠狠咬住第一个冲过去的人的咽喉,咬断了气管和动脉,霎时一场血雨。


但它很快中了一刀,紧接着是第二刀,第三刀……浑身浴血的巨兽如同驮佛的神兽,用利齿咬住了某人的手指与胳膊,整个吞下。


刀锋砍在它的脖颈,试图把它的头砍下来。小翡听见它爆吼:谁也不许动她——


 


她是她的菩萨,它是她的护法金刚。


在那个雨夜,和那个白裙子的小姑娘说好的,一辈子都不会变的。漫天仙君,满殿神佛,它只认她——


天翻地覆,天崩地裂。它的侠骨柔肠,血肉模糊。


 


 


铁哥伏在地上,不动了,头滚落出去,滚出很远很远。


对方还剩一个人,看着倒在地上的同伴,以及站在那手无缚鸡之力的铁小姐。他抓住了她。


 


小翡向那边跑去,越跑越快。只剩下一个人了,她可以帮铁小姐——


远处,一辆火车渐渐近了。


铁小姐被抓住,目光看着铁哥的尸体。小翡的心里忽然听见了歌声,有铁小姐的声音,有铁哥的声音……


 


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……


混杂着雨声,混杂着人们的笑声。


 


铁小姐拽着那个男人,她撕心裂肺地吼着,疯狂地将他拽向铁轨。一个江南女孩,她不知哪来的力气,吼着,拽着。火车在鸣笛警告,她双眼血红,在车碾过的刹那,拖带着这个人倒向了铁轨。


 


红色的天路,终究走向人间天堂。


 


 


6


小翡回去后,处理完一些询问,然后还了车,去铁哥说的那个地方,找到了它埋的宝藏。


是一张光盘,VCD,埋在铁家旁边的地里。


她问朋友找来了一台VCD机器,把盘放进去。画面雪花了很久,接着,是一栋别墅的一楼,灯光璀璨,高大的男主人和娇小的女主人在拍着手,一个白裙子的小姑娘站在客厅中间,羞答答地低着头,搂着藏獒的脖子。


她开口唱歌,唱得是《天路》。狗在旁边唔唔附和,逗得人们哈哈大笑。



评论
热度(1070)
© 氢脆 | Powered by LOFTER